<output id="pnteg"><legend id="pnteg"></legend></output>

      1. <acronym id="pnteg"></acronym>
      2. <code id="pnteg"><rt id="pnteg"><big id="pnteg"></big></rt></code>
          律師咨詢網會員登陸地址  選擇用戶類型注冊律師咨詢網
          律師咨詢網在線服務熱線:400-668-6166400-668-6166
          返回首頁 |
          手機站 |
          律師黃頁 | 微辦案APP

          民事法律

          經濟法律

          刑事行政法律

          涉外法律

          公司專項法律

          其他非訟法律

          關于未實現追償權的擔保人可申請再審

          來源:大律師網 法律知識 時間:2019-05-24 瀏覽:572
          導讀: 【擔保人的追償權】關于未實現追償權的擔保人可申請再審 借款合同雙方串通,隱瞞以貸還貸的事實,騙取擔保人提供擔保,擔保人對此不承擔責任。擔保人事后要求借款人提供反擔保的事實是其行使救濟的途徑,不能以此推定

          【擔保人的追償權】關于未實現追償權的擔保人可申請再審

          借款合同雙方串通,隱瞞以貸還貸的事實,騙取擔保人提供擔保,擔保人對此不承擔責任。擔保人事后要求借款人提供反擔保的事實是其行使救濟的途徑,不能以此推定擔保人追認了以貸還貸的事實。擔保人實現其追償權應以最終獲得執行為標準,如未能實現其追償權,擔保人仍然有權就借款擔保合同糾紛申請再審。

          基本案情

          1995年5月25日,杭州臨安醫藥玻璃廠(以下簡稱玻璃廠)與中國農業銀行臨安市支行(以下簡稱臨安農行)、上海宏廣達實業公司杭州分公司(以下簡稱宏廣達杭州分公司)經營部三方簽訂協議書一份,約定,宏廣達杭州分公司經營部存入臨安農行營業部人民幣500萬元,定期三個月,存單號碼1016721。該款為玻璃廠向臨安農行貸款500萬元的擔保,玻璃廠貸款本息還清后,宏廣達杭州分公司經營部方可支取該款。協議簽訂后,臨安農行派人專程核對宏廣達杭州分公司經營部的有關情況,宏廣達杭州分公司經營部向臨安農行提供營業執照、授權委托書等資料。1995年5月30日,依據上述三方協議的約定,玻璃廠與臨安農行簽訂了借款合同一份,約定,由臨安農行借給玻璃廠500萬元,還款期限為同年11月5日,月息為10.98‰。宏廣達杭州分公司經營部在該合同保證人欄蓋章。合同成立當天,臨安農行將500萬元貸款劃入玻璃廠賬戶,款到玻璃廠賬戶的當天,其中450萬元經轉賬歸還玻璃廠其他貸款,50萬元被玻璃廠使用。玻璃廠除支付該筆貸款自1995年5月30日至1995年9月20日的利息外,其余本息未歸還。借款期滿后,玻璃廠未還款,臨安農行訴至臨安縣法院,請求凍結宏廣達杭州分公司經營部存款500萬元,履行三方協議所約定的義務。

          原審另查明:宏廣達杭州分公司經營部系上海宏廣達公司杭州分公司下屬部門,未經工商行政管理部門注冊登記,曾于1994年10月28日經杭州市工商行政管理局下城分局商海城工商所批準,領取了杭州市集貿市場進場經營的許可證。1995年7月25日宏廣達杭州分公司經營部出具給臨安農行的“特別委托書”上的公章及法定代表人名章,經(96)司鑒文字第(80)號鑒定書鑒定系偽造。

          1995年12月26日,宏廣達杭州分公司與杭州裕盛造紙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裕盛公司)、玻璃廠簽訂抵押合同一份。合同載明:鑒于宏廣達杭州分公司于1995年5月至8月間,以宏廣達杭州分公司經營部的名義為玻璃廠向臨安農行借款500萬元,以存單作了抵押擔保,抵押人裕盛公司以位于臨安縣錦城鎮南苑小區28幢6層綜合大樓為宏廣達杭州分公司提供反擔保。該合同經臨安縣公證處公證。

          臨安縣人民法院一審判決:一、玻璃廠應還臨安農行貸款500萬元,利息672350元(計算至1996年5月28日),共計5672350元,于判決生效后十日內付清。二、宏廣達杭州分公司經營部持有臨安農行存單(號碼106721)名下的存款本息對上述還款負連帶賠償責任。

          宏廣達杭州分公司不服一審判決,提起上訴。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二審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宏廣達杭州分公司不服該判決,向浙江省高級人民法院申請再審。浙江省高級人民法院作出(1998)浙法告申經再字第9號民事判決:一、撤銷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1996)杭經終字第446號民事判決和臨安縣人民法院(1996)臨經初字第21號民事判決。二、玻璃廠應歸還臨安農行貸款500萬元及利息。于判決生效后十日內支付。三、宏廣達杭州分公司對其中50萬元本息還款負連帶賠償責任。

          臨安農行不服該判決,向最高人民法院提出再審申請,稱:“以貸還貸”并未受到我國現行法律及法規的明文禁止和限制,屬有效的民事法律行為。浙江省高級人民法院對“以貸還貸”屬無效行為的認定應予糾正;保證人宏廣達杭州分公司對于本案“以貸還貸”的事實是知曉的,不存在臨安農行與玻璃廠故意隱瞞以貸還貸真相、對宏廣達杭州分公司進行騙保的事實。原再審判決免除宏廣達杭州分公司450萬元本息的擔保責任錯誤,應予糾正;宏廣達杭州分公司依據其與玻璃廠、裕盛公司的反擔保合同,起訴裕盛公司和玻璃廠承擔擔保責任,已經人民法院判決勝訴,已經實現了自己的權利,免除宏廣達杭州分公司的擔保責任,違反權利義務相一致的民事訴訟基本原則。請求依法撤銷浙江省高級人民法院(1998)浙法告申經再字第9號民事判決。

          宏廣達杭州分公司答辯稱:該公司在作出擔保行為時,真實意思是為玻璃廠“購原材料”的貸款提供擔保,而不是為玻璃廠的“以貸還貸”進行擔保。玻璃廠與臨安農行搞“以貸還貸”,該公司不知情。臨安農行與玻璃廠違背該公司真實意思,屬于騙保,依法不應由宏廣達杭州分公司承擔擔保責任。請求維持浙江省高級人民法院(1998)浙法告申經再字第9號民事判決,依法駁回臨安農行申請再審請求。

          判決理由

          最高人民法院認為:臨安農行、玻璃廠和宏廣達杭州分公司經營部簽訂的三方協議及借款合同,除擔保條款外,均為有效。玻璃廠應承擔歸還貸款的責任。因經營部系宏廣達杭州分公司下屬部門,不具備法人資格,其與臨安農行、玻璃廠簽訂的保證條款無效。

          三方協議上明確載明貸款用途是流動資金貸款,購買原材料。而事實是該500萬元的貸款中的450萬元進玻璃廠的賬戶后,玻璃廠當天就用以歸還其原欠臨安農行的貸款。債權人臨安農行與債務人玻璃廠惡意串通實際變更主合同的貸款用途,未征得保證人宏廣達杭州分公司的同意,違背保證人的真實意思表示。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經濟合同糾紛案件有關保證的若干問題的規定》第19條規定,宏廣達杭州分公司不承擔民事責任。

          臨安農行以玻璃廠法定代表人唐雪坤在公安機關的供述中稱其告訴過宏廣達杭州分公司的經理鐘秀珠“以貸還貸”為由,主張宏廣達杭州分公司明知臨安農行與玻璃廠貸款真實用途。但擔保合同的經辦人宏廣達杭州分公司經營部經理鐘秀珠的歷次證言及鐘秀珠在本院庭審時出庭作證,明確否定其知道債權人和債務人是以貸還貸。唐雪坤在本案一、二審庭審時,均稱玻璃廠的貸款是用來購買原材料的,根本未提到是以貸還貸。唐雪坤在人民法院開庭審理時的陳述與在公安機關的供述前后不一,且唐雪坤因金融詐騙已被人民法院判處無期徒刑,其中認定的犯罪事實,就包括本案這500萬元。唐雪坤作為本案債務人的法定代表人,同時,又是犯罪行為人,其關于宏廣達杭州分公司知道貸款的真實用途的說法,沒有其他證據佐證,本院不予采信。臨安農行稱宏廣達杭州分公司的上級主管部門浙江證券有限責任公司的文件記載表明宏廣達杭州分公司知道玻璃廠“以貸還貸”。臨安農行所指的是浙江證券有限責任公司給浙江省政府的報告,其內容是向省政府報告宏廣達杭州分公司有關經營管理的問題,主要是宏廣達杭州分公司經營部鐘秀珠違反其公司規定違規給他人提供擔保的問題,請求浙江省有關部門予以處理。該文件是在臨安農行與玻璃廠以貸還貸之后形成,其中“鐘秀珠以宏廣達杭州分公司經營部名義為他人還貸擔保”的表述,不能引申為宏廣達杭州分公司或其經營部知道玻璃廠以貸還貸。臨安農行據此主張宏廣達杭州分公司知道其貸款真實用途,沒有事實根據。

          關于裕盛造紙有限公司為宏廣達杭州分公司提供反擔保的問題,從宏廣達杭州分公司事后依據反擔保協議起訴裕盛造紙有限公司的行為看,宏廣達杭州分公司是在努力尋求自己的救濟途徑。但不能得出宏廣達杭州分公司明知玻璃廠與臨安農行貸款真實用途的結論

          本案終審判決生效后,宏廣達杭州分公司根據其與裕盛公司和玻璃廠的反擔保協議,向人民法院起訴,請求判令裕盛公司和玻璃廠對宏廣達杭州分公司向臨安農行承擔的擔保責任承擔反擔保責任。人民法院判決支持了宏廣達杭州分公司的訴訟請求。但在執行時,裕盛公司和玻璃廠已經沒有財產可供執行,宏廣達杭州分公司對裕盛公司及玻璃廠的擔保債權最終未能實現。該公司轉而以新發現的證據,向浙江省高級人民法院申請再審。宏廣達杭州分公司先選擇向人民法院起訴后,以期獲得救濟,在自己的權利未實際實現時,又運用申請再審的權利,請求人民法院再審本案,并不違反法律規定。臨安農行主張宏廣達杭州分公司已經實現反擔保債權,浙江省高級人民法院再審判決違反權利義務相一致原則的理由沒有事實和法律依據,本院不予支持。

          雖然經營部不具備法人資格,其簽訂的保證條款無效。但依照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經濟合同糾紛案件有關保證的若干問題的規定》第20條規定,原再審判令宏廣達杭州分公司承擔其中50萬元本息的連帶賠償責任并無不當。

          綜上,本案臨安農行與玻璃廠惡意串通,改變貸款的真實用途,損害了保證人宏廣達杭州分公司的合法權益,臨安農行主張宏廣達杭州分公司知道其與玻璃廠的貸款是用以償還玻璃廠的“舊貸”,證據不足。對玻璃廠用以返還舊貸的450萬元,宏廣達杭州分公司不應承擔民事責任。

          判決結果

          2005年6月27日,最高人民法院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八十四條第一款、第一百五十三條第一款第(一)項的規定,判決如下:維持浙江省高級人民法院(1998)浙法告申經再字第9號民事判決。

          更多精彩內容請進入專題



          有用 (29)
          分享到:
          在線咨詢
          找律師

          立即提問,免費短信回復

          數萬資深律師在線權威解答

          公眾號 手機站
          公眾號 - 大律師網(Maxlaw.cn) 手機站 - 大律師網(Maxlaw.cn)
          聯系我們
          律師打官司、法律咨詢就上大律師網,全國律師咨詢熱線電話: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B2-20150091 Copyright @ 2008-2019 大律師網 版權所有
          法律顧問:上海錦天城(廈門)律師事務所 | 國家信息產業部備案: 閩ICP備08005907號 | 閩公網安備 35020302001683號
          http: www.922ee.com